谘詢熱線010-53779301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時代AG下载企業管理谘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四環中路82號
  金長安大廈C座3201室
郵編:100124             
電話:(010) 53779301          
傳真:(010) 53779302 

版權所有:北京時代AG下载企業管理谘詢有限公司   備案號:京ICP備09023814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北京

可信組件

醫藥創新研發新認識

瀏覽量
【摘要】:
新藥研發環境在改變,政策推動創新的力度越來越強,本土藥企對研發的投入越來越多。深圳微芯生物魯先平博士曾這麽描述新藥研發:“科研是把錢變成紙,創新是把紙變成錢。”可見新藥研發是高投入,也是高回報的項目。毫無疑問,創新藥物研發是製藥行業的核心競爭力,是企業持續發展的根本動力,中國製藥企業要做大做強必須要創新。近年來,全球創新藥物研發正麵臨研發風險加劇、新藥產出不足的窘境。據Tuffs統計發現,2000

新藥研發環境在改變,政策推動創新的力度越來越強,本土藥企對研發的投入越來越多。

深圳微芯生物魯先平博士曾這麽描述新藥研發: “科研是把錢變成紙,創新是把紙變成錢。”可見新藥研發是高投入,也是高回報的項目。毫無疑問,創新藥物研發是製藥行業的核心競爭力,是企業持續發展的根本動力,中國製藥企業要做大做強必須要創新。

近年來,全球創新藥物研發正麵臨研發風險加劇、新藥產出不足的窘境。據Tuffs統計發現,2000年後新藥的開發成本出現激增,平均開發一個新藥的成本高達26億美元,比十年前足足高了16億美元。

新藥研發成本暴漲,臨床試驗的成功率也不容樂觀。進入臨床試驗階段的藥物隻有 11.83%的概率最終被批準上市,而十年前新藥的通過率是21.5%。臨床試驗的失敗對製藥企業的打擊是巨大的,例如2014年葛蘭素史克公司研發的用於治療冠心病藥物Darapladib,2個大型Ⅲ期臨床試驗涉及3萬名患者,曆時2年後失敗,損失巨大。2016年禮來公司宣布,被業界看好的治療阿茲海默病新藥Solanezumab在Ⅲ期臨床中未達到主要臨床終點,宣告失敗,禮來股票也因此大跌14%。

雖然新藥研發的風險越來越高,但醫藥市場規模的持續擴大和新藥的高回報率仍刺激行業研發資金的持續投入,研發費用由2010年的1300億美元增長到2017年1590億美元。可以發現,2015年後研發費用的增長開始變緩,未來將保持2%的低速增長。說明在新形勢下,全球的製藥企業開始轉變思路,開始拓展新的研發道路。如圖3-1所示。

 

國內的新藥研發環境可以說發生了巨變。中國政府通過實施國家新藥重大專項對推動醫藥創新發揮了重大作用, “十三五”的考核指標為研製30個新藥,8-10個為原創性新藥。自“十一五”重大創新專項啟動以來,到 “十三五”末專項投入資金總額將達到160億元,藥品研發經費投入達到800億元,國家對新藥創製的資金支持可謂是不遺餘力。CFDA也出台了非常多的新政策鼓勵創新,包括加快藥品審評審批,上市許可人製度,鼓勵全球多中心同步臨床試驗等。如表3-1所示。

 

從國家藥審中心公布的受理數據來看,近年來受理 1.1類和新 1類化學藥品種數量增長迅速。2016年受理的品種數比2008年增長了46倍,2017年更是呈現爆發式增長,1類新藥的申請量突破200個。

從研發投入強度 (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重)來看,從2000年的0.3%逐步提升到了2016年的3%,研發投入強度翻了10倍,領先的醫藥企業平均研發投入強度已經達到6%以上,但與頂尖跨國企業的20%相比還有差距。國內醫藥企業越來越重視在新藥研發上發力,向跨國製藥企業看齊。如表3-2、表3-3所示。           

 

國內企業的研發策略也從初期的搶仿策略向跟蹤國際藥物新靶點“me -too藥” “me -better藥”轉變。貝達藥業的埃克替尼,恒瑞醫藥的瑞格列汀、艾瑞昔布、環球藥業的安妥沙星等。

 

 

都是這類藥物的代表。 “me-too藥”“me-better藥”研發風險相對不高,可以在原研藥專利到期前分享原研藥的市場份額,避免激烈的首仿爭奪戰。相信通過藥物研發上市,能夠培養企業的新藥開發能力,不久的將來,也會出現屬於中國創造的“me-only”的創新藥物。

從資本市場來看,風險投資空前活躍,創新藥備受青睞。從2014年開始,我國醫療健康行業VC/PE融資金額和案例數開始大幅度提升。到2016年,風投和私募基金在中國醫藥行業共投資超過500億元,投資案例數超過800例,增長十分顯著,像信達生物、歌禮生物、再鼎醫藥、百濟神州為代表的創新藥企業都獲得了較高的估值和規模較大的融資。

新藥研發模式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已由過去封閉式的自主研發向更加開放、形式多樣的合作研發轉變。

新藥研發麵對的都是疑難雜症,發病機理十分複雜。隨著新靶點不斷揭示,新技術層出不窮,傳統的新藥研發模式正在受到極大的挑戰。麵對整個醫藥行業內外部環境的急速轉變,曾經製藥企業憑借一己之力自主創新研發出重磅炸彈藥物,進而坐享其成的情況越來越少,重資產研發布局和投入,不足以保證製藥企業持續良性發展。

從全球來看,大型製藥企業的研發模式已悄然改變,開始采用兼並收購、許可研發、合作研發的方式來填充自己的研發管線。evalsuatepharma對12家大型製藥企業的研發模式進行了分析,結果是自主研發的比重逐年降低,許可研發和合作研發正成為主流模式,如圖3-3所示。減少內部研發投入,增加外部投資是新藥研發的新趨勢,新的研發模式就是 “沒有圍牆的實驗室”。

國內新藥研發模式也出現了新的變化,總結一下可以分為四種研發模式。

第一種:自主型創新。

對於我國製藥工業,並不是所有的製藥企業都有實力開展自主研發的。國內老牌製藥企業在完成第一輪新藥研發儲備後,自主研發模式也開始了新一輪的升級。研發重心逐步轉移到海外,通過建立海外研發中心,逐步構建起以發達國家研發為先導、本土研發為核心的研發體係,例如華海、科倫、綠葉、齊魯、恒瑞等都在海外建立研發中心。同時引進具有全球視野的國際化人才和國外高端設備,保證藥品研發的高水平和高質量,實現與國際化水平的同步接軌。

一些小型先鋒醫藥研發企業開始將創新藥物放在歐美等地申報,與國內同步開展臨床研究。一方麵,為了打開國際市場;另一方麵,享受國內政策紅利,一舉兩得。例如和記黃埔醫藥研發的多個替尼產品,蘇州康寧傑瑞研發的重組人源化PD-L1單抗,深圳微芯生物的西達本胺等。

第二種:兼並型創新。

借助資本手段快速獲取產品資源已成為國內製藥企業常用的手段。尤其是對於想快速補充產品線,或者切入新業務的企業來說,兼並型的研發模式無疑是最快捷的。例如 2016年億帆醫藥10億元現金收購DHY公司53.80%的股份,間接控股了上海健能隆,獲得健能隆兩個先進的生物藥研發平台,借助該平台成功獲得了一係列處於臨床和臨床前的創新型大分子生物藥。

第三種:授權獲得型創新。

License-in是近年來比較流行的新藥研發模式之一,也是國內初創型生物醫藥企業經常采用的,引進市場上具有潛力的創新藥,有效地避開了研發初期的大投入、長時間和高風險,成功概率和技術含量卻高得多,不失為一種創新捷徑。License-in研發模式可用於新藥研發的任何階段,通過簽訂協議的方式從其他生物技術公司引進研發成果來補充研發管線。這種研發模式能實現利益共享、風險共擔,但要求企業有較強的產品篩選能力、資源對接能力及團隊研發運作能力。

第四種:虛擬型創新。

虛擬型創新又稱為VIC模式,是國內最新穎的研發模式,國內已有少數企業開始實踐。VIC模式最大特色是實現新藥研發的輕資產運作,通過風險投資向目標企業注入資本,在獲得股權的同時獲得了某款產品的核心專利技術在中國的市場權益,之後將研發工作外包給CRO公司,從而實現新藥研發從理論研究到臨床應用的完美轉化。

新藥研發模式並非一成不變,建立適合企業自身特點的研發機製和研發模式對企業尤為重要。新藥研發模式選對了,新產品、新成果自然就來了。